Monthly Archives: 3月 2019

 

內容摘要:教育的目的是“育人”不是“育分”。

朱熹是南宋時期偉大的思想家和教育家。 “知識分子”反映了朱熹研究的基本思想。本文認為,朱熹的格物致知,窮盡物理的治學觀點也符合現代人的認識規律,培養孩子們對這個世界“天真的”“傻傻的”好奇心和探索欲,讀書破萬卷,不斷地思考、辨析,是朱熹治學的一個基本點,也是培養學生創新型思維的基本方法和基本過程。回歸常識、回歸本分、回歸初心,回歸夢想,只有充分認識到教育的根本目的是“育人”而不是“育分”,真正實現“育分”到“育人”的轉變,才能奠定夯實我們創新型國家的基礎。

1、讓學生小時候的學習“很傻很天真”

朱熹的知識和學習方法強調從他小時候的小事情和他周圍的事物來感知世界。也就是說,首先,我們應該對周圍的事物感興趣,追求其轉化的源泉、運作的原則,然後逐步探索大事物的轉化。他強調,學習是一種積累的過程,要理解一些看似小的事物,然後實現不同知識點之間的聯系,形成一個獨特的世界觀。他反對這樣的觀點,即不積累所謂的“精明”的世界重大事件的知識。沒有積累,人不可能某天突然頓悟宇宙玄機。  在南宋時期,絕大多數的人都認為天就是“天”,沒有人天真傻傻地想“天”究竟是什麼、它的邊界在哪裏。它的邊界在哪裏?但朱熹很傻很天真自五六歲起便煩惱天地四邊之外,是什麼物事 ?看到人們說四面八方都沒有限制,某種考慮也必須有一個終點。如果牆壁相似,牆壁後面必定有東西。那時,他幾乎病了。也不知道牆後是什麼”雖然朱熹並沒有把“天”的界限畫給老人,但是他對“蒼天”的質疑激發了對“天”起源的思考:“在天地初期,它只是陰和楊。“這種氣體在流動,研磨和研磨,快速研磨和研磨許多渣滓,在它沒有來源,所以它形成了一個位置在中心。清氣的人是天空,太陽和月亮,星星,只在外圓周上工作。地便只在中央不動,於是在下”。朱熹的博覽會在當時是一項非凡的成就。他的見解已經把人類的認知從幾條街道上沖走,使許多學過物理的人面對今天。同樣,偉大的現代科學家愛因斯坦曾經說過:“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是愚蠢的。當別人認為時間和空間是事物的時候,我是愚蠢的,我不知道時間和空間是什麼。我一直在想時間和空間。思考這些看似簡單的“愚蠢而天真”的問題,最終使愛因斯坦成為世界上最偉大的科學家之一,為人類文明的進程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內容摘要:教育的目的是“育人”不是“育分”。

這是“非常愚蠢和天真”的學生學習,當他們年輕。這是朱熹學術的一個特點,也是西方國家重視的文化教育問題。西方的小學教育並沒有向孩子們灌輸太多的知識,而是教會學生如何看待事物和如何做事。他們的小學老師,他們的角色是想辦法引導他們的孩子看書外的世界,讓他們學會欣賞書外的一切,問他們自己存在的真相,並努力培養他們對周圍世界的好奇心和不同的看法。在小學教育中,孩子的家庭作業一般沒有標准答案,而是鼓勵孩子思考一些與生活密切相關的“愚蠢”問題,充分發揮自己的主觀能動性。思考和思考這些“愚蠢”的問題可以讓他們看到世界的樂趣。引導孩子們在更深的層次上思考和想象世界是很有趣的。只有那些“愚蠢和天真”的人才能看到這個世界的真相。

與孩子的教育有關的最令人興奮的事情是,我們太早就抹去了孩子們的心,也沒有教他們用兒時的眼睛去思考一些“做傻瓜”的問題。我們常常過早地向孩子灌輸成人的思想、思維方式和學習方法。有些所謂“才華橫溢的青少年”,不是因為這些學生對世界上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不同的眼光、不同的境界,而是給這些學生注射“荷爾蒙”,讓他們提早進入成人的世界。許多孩子甚至不理解他們周圍看似“愚蠢”的問題,因此他們開始思考一些遠離自己的深刻問題,從基本粒子的構造到量子通信,這些都反映了當今世界最前沿的科學研究熱點。但這些問題遠遠超出了學生的認知水平,學生很難體會到思考問題的喜悅和快樂。過早地抹去他們的清白,過早地抹去他們對世界的好奇心和好奇心。許多時候,我們的孩子看起來很成熟 ,但缺少個性和特色 ,這是導致我們學生原創能力不強的重要原因之一。

讓孩子們從小就保持孩童般的世界觀,並鼓勵他們思考一些“愚蠢”的問題。這是朱熹學習思想的靈感和培養創新思維的出發點。一個“童心”往往帶來對世界的新詮釋,朱熹、愛因斯坦等,過早抹去童心的孩子,可能在未來毀掉一個真正的天才。

內容摘要:教育的目的是“育人”不是“育分”。

2、走出課本放下習題集,讓孩子的心靈多點真正的書香

朱熹認為,博學是“宇宙與地球的理論,是人民的修養”。廣泛的閱讀,世界的本質,世界的原則,聖人的身體,這是朱熹認識和學習的第二個基本點。

朱熹從小喜歡讀書,在10歲時便如癡如醉地攻讀《大學》《中庸》《論語》《孟子》。作為成年人,他讀過儒學、曆史、文學、音樂法和自然科學方面的書籍。“半畝方塘一鑒開,天光雲影共徘徊。質疑運河的暢通,為生活水源。“朱熹用這個比喻來閱讀,只有當他博學的時候,才會有源源不斷的新知識、新見解的補充,使人們有一種理解感和整合感,從而達到萬事俱備的境界。”朱熹強調,讀書總是反複咀嚼著書中的要點,一遍又一遍地讀,一遍又一遍地思考,其實就是“吸收、消化、沉思、再消化”。閱讀是不斷地被提煉,不斷地思考和理解知識。在閱讀和思考的過程中,要把不同的知識點放在正確的位置,用內在的精神進行整合和建構,使它們統一為一個有機的整體。使你的靈魂真正充滿書本的芬芳,使你的大腦充滿智慧。就像猶太人說的,“驢子背上背著一袋書”,韓羽說,“生與死之間的文字和教條與甲蟲沒什麼不同。”事實上,他們已經成為各種想法的跑道。

提供不同類別的獎學金供學生申請,資助中國內、海外以及香港大學學費,部分獎學金得獎者更可獲豁免繳付部分或全額學費。

博覽群書,精其要義,方能激揚文字創造出不朽的作品。西方在這方面的文化教育觀念擺在“我們”面前,它讓孩子從小就養成了廣泛閱讀的習慣,從而造就了許多優秀的科學大師。在西方教育的小學階段,許多家庭的父母每晚都找時間陪孩子,或者讓他們閱讀他們最喜歡的書籍、報紙和雜志,討論關心的話題等。讓孩子養成早起的習慣。在高中和大學畢業後,學生們花大量時間閱讀與課程相關或無關的經典著作和“高原”。教師布置的作業大多是開放的、探究性的、貼近生活實際問題的,要求學生有自己的觀點。學生只有閱讀相當數量的名著和原著,才有可能完成老師布置的作業。在西方的教學體系中,通過這種開放式的作業來引導學生閱讀大量的文學作品,使學生擁有廣泛的知識和材料,使他們有了有目的、深入的思考,超越了時間和空間的想象。以這種方式接受教育的學生大膽,容易吸收新事物,容易提出新想法和新想法。這也是西方學生更加自信的一個重要原因,也是他們離開學校後有很強的創新能力的原因。

我國目前的“博學”更多的是讓學生解讀不同版本的習作參考書和模擬習題集,這樣的“博學”更能適應考試的需要,而朱熹的博學觀念則有些相反。“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讓孩子們參加各種各樣的培訓班,對孩子們反複進行高強度的習題訓練,雖然孩子們越來越熟悉習題解答的規則和技巧,能條件反射地快速給出各種複雜問題的答案,但孩子們的心越來越小、越來越窄,越來越失去對書本外世界的好奇心和想象力。到了大學,許多學生不是想方設法拓寬他們的視野和提高他們的境界,努力對一些科學問題提出不同於他人的新思想、新見解,而是習慣於在習題集中“拼搏”和“掙紮”,習慣於在別人的知識框架中“精雕細琢”,缺少對知識框架外的想象力以及突破這個框架的激情和勇氣,所以我們的學生往往是看起來有“高度”但缺少真正的“高峰”,走出校門後學生整體原始創新能力不強。

讓我們的學生放下習題集走出課本,多讀與課程相關或不相關的書,讓他們的心靈多點真正的書香,多點關於這個世界的“童話”和“科學幻想”,鼓勵他們獨立的“離經叛道”的思考和對新命題“異想天開”的想象和解釋,這是培養學生如何創新的“道”之一。

3、常開“金口”不斷追問,賦予學生創造性、批判性

強調學生的主觀努力,使學生以積極、開放、包容的態度把握知識,追求真理。”聖人說了一千個字,卻只會讓人將性耳回複到與生俱來的本性。朱熹主張老師更多的是指導。這是一個可以讓學生用微光看到光線的人。這個人可以打開學生的心,讓學生看到一個燦爛的世界。一些具有已知知識的“工匠”。他要求老師引導學生主動思考,並不斷地問為什麼。“讀書無疑者,須教有疑,有疑者卻要無疑,到這裏方是長進”。朱熹從小就受到父親的教育。他才華橫溢,富有想象力。四歲時,其父朱松指日示曰:“此日也。”朱熹問:“日何所附?”朱松回答說:“附於天?朱熹又追問道: 天何所附?”一席話問的朱松無言以對。朱熹敢於懷疑、敢於提問的習慣,最終使他成為一代偉大的思想家。這也是朱熹學術的一個重要特點。

“讀書無疑者,須教有疑”的思想,猶太人的教育在這點上做得非常好。當他們的孩子每天放學回家時,父母通常不會問他們的孩子他們學到了什麼,而是問他們的孩子他們今天想了什麼問題,以及他們問了他們的老師什麼問題。諾貝爾獎得主赫伯特·布朗(HerbertBrown)是一位美國猶太人,他曾說:“我的祖父經常問我,為什麼今天不同於其他日子?”他也總是讓我問自己問題,找出原因,然後讓我知道原因。在我整個童年時代,父母鼓勵我提問。我從來沒有教過我依靠信仰接受一件事,但一切都是有道理的。這可能是猶太教育比其他教育稍微好一點的地方。“鼓勵學生敢於質疑權威和辯論,有利於學生在混亂的知識體系中區分糟粕和謬誤,從而實現快速進步,這就是猶太民族教育的理念。正是這種教育觀念造就了許多傑出的猶太科學家。據統計,猶太人占世界人口的0.3%,但他們獲得了約27%的諾貝爾獎。

目前,我國教師與學生的關系更多地體現在教學的知識傳遞上。在課堂上,教師一步地教,學生一步地學習,學生習慣於接受,不習慣思考,質疑和考證。學生的書包越來越重,大腦中記憶的知識越來越多,戴眼鏡的學生比例越來越高、眼光越來越暗淡;學生學習過程中越來越沉悶、越來越適應被動全盤接受知識,但他們對於周圍世界的感覺越來越淡薄,越來越羞於啟口對知識的懷疑和辨析,這樣的學習對於考試有許多幫助但無益於原始創新。敢於懷疑,問題是學生開啟智慧的鑰匙,也是開啟通往真理之門的鑰匙。

賦予學生創造性、批判性、敢於質疑的精神和探索意識,讓學生多幾分“天真”、常開“金口”,不斷地追問、辨析這個世界許多“傻傻”的道理,才能激發學生主動學習的動力和活力,才能培養他們真正的創新型思維,這是朱熹老夫子一千多年前就弄明白的道理,我們不能在朱熹離開這個世界一千年後繼續裝糊塗。

所有課程資料以僱員再培訓局ERB「人才發展計劃」課程最後公佈為準。

相關文章:

高等教育慈善,如何優化發展

教育最該關注什麼

優質教育既是相對概念

教育規律的三重本性

校外培訓的堵與疏 (0)

スポンサード リンク
  • 未分類
スポンサード リンク